功勋外教|弗兰多&佐兰:鲁能青训的前南情缘

旺财体育讯:2003年,可可维奇在合约到期之后离开鲁能足校去往上海,同样来自前南地区的弗兰多取代他成为新一任鲁能足校的总教练。那个年代,从足校到一线队,鲁能一直都对前南地区的教练青睐有加。这并不是一时兴起做出的决定,在考量过各国的足球情况之后,鲁能认为前南地区的足球技战术、青少年培养都很出色,此外因为前南地区曾有过长期的社会主义历史,使得前南教练比起西欧同行来更熟悉中国国情,与中国人的交流也更为通畅。弗兰多是一位在青训领域履历丰富的教练。1980—1991年,他担任贝尔格莱德艾德里克俱乐部足球学校总教练;1993—1999年,他先后在南斯拉夫和斯洛文尼亚联赛执教;2000年以后,弗兰多担任南斯拉夫青年队主教练,并负责贝尔格莱德游击队和拉夫艾德里克队的青少年选材工作。如果说可可维奇给鲁能足球学校灌输了通过比赛来强化训练的理念,那么弗兰多的到来则细化了训练和技战术动作的具体细节。同时他非常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为球队的训练改进了很多内容,让球队的训练变得更加有趣也更加有效。弗兰多还是一名注重训练科学性的教练。张天龙在刚到足校的时候,因为父亲的望子成龙,往往在球队训练结束之后被带着私下加练,弗兰多看到后,就语重心长地给张父解释加练的不利影响,以及过度疲劳对于状态的影响和可能带来的伤病风险。此后张父就没有再带孩子去“开小灶”,张天龙最终也顺利成为了一名职业球员。经过可可维奇、弗兰多的努力,鲁能足校在训练方法上趋于完善。2005年,弗拉多任满结束离开鲁能足校,同样来自前南地区的佐兰接替他成为鲁能足校第三任总教练。这是一位在足球理论上造诣深厚的教练,无论在制订俱乐部长期规划还是提升球员个人能力上都经验丰富。那个时候鲁能足校正需要建立一整套属于自己的足球理论和足球哲学,佐兰的到来,不仅仅是要延续可可维奇和弗兰多的前南路线,也是立志将他们为鲁能足校留下的财富进一步升华。除了球技,佐兰还十分关心球员的心态调整和日常的为人处事。在青年队时期,吴兴涵和陈灏是93年龄段的两大射手,然而有段时间这两人之间却擦不出什么火花来。两个小伙子在比赛中一心光想着进球,回防不积极,相互之间配合也不够。佐兰注意到这个现象之后反复找两人谈心,经过多次沟通,两人终于明白了球队整体的重要性,这对他们以后的职业生涯都产生了不小影响。如今已经在鲁能一线队站稳脚跟的吴兴涵会将自己很大一部分精力投入到整体的防守上,而不只是关心自己的个人数据。93年龄段的另一位球员李松益,曾经在一场比赛中送给对方点球导致比分被扳平,点球大战中李松益又踢飞了点球,这让李松益感到十分沮丧。注意到这一切的佐兰第二天找到了李松益,与他单独进行了交流,告诉他一个球员要有责任心,敢于担当。从那以后,李松益的心态明显要比过去成熟了,渐渐也能够在场上挑起大梁。2015赛季,李松益逐渐在库卡手下打上主力,在面对国安的黑山国家队中锋德扬时也毫不示弱,俨然有大将之风。佐兰在鲁能足校总教练的位子上一直待到2010年年末,次年4月份,佐兰因癌症去世。可以说在自己人生中的最后几年,佐兰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了鲁能足校和中国足球,是一位值得我们尊敬和缅怀的教练,他留给鲁能足球的宝贵理念如今也依然被我们继承和践行着。2012年,鲁能队史上第一位来自西欧的主教练腾卡特上任,至此鲁能的前南路线告一段落。尽管2013年塞尔维亚名帅安蒂奇也曾执教过鲁能,但实际上安蒂奇在球员时代就已经移居西班牙,从执教风格和生活习惯上他更像一个西班牙人。也许很多球迷会说,前南地区尽管球星云集,但并不代表世界足球的最高水平。但必须要承认,在中国足球职业化的初期,前南足球为我们提供了许多经验,前南教头们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做出了许多贡献,这是我们永远都不应该忘记的。

图片 1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