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摄影达人,寻觅藏于“深闺”的风景_热点话题_资讯_全影网

图片 1

青山峡谷间云雾渐起,黄山木梨?村随云卷云舒而时隐时现。

本报记者 任春 实习生 曲佳琦

都说摄影师的眼光独到,捕捉美景爱往犄角旮旯里钻。那些被大众打上“必到”标签的景点,往往不是他们的菜。本期特邀两位摄影达人捧出曾经去过的“小众”摄影地。这些藏于“深闺”的景致,也许会为您的下一次出发提供参考。

专职摄影师陈胤对徽派建筑兴趣颇浓,暑期里想带着儿子游玩的同时也满足一下自己的爱好,问了好几位圈子里专门去偏僻地拍照的哥们,最终锁定了黄山木梨硔村。那儿地处山脊,三面悬空,徽风浓郁,关键是游人不多。

木梨硔村位于黄山市休宁县溪口镇海拔近千米的苦竹尖山腰,始建于明末,是徽州古镇中海拔最高的村落。上个月,陈胤带着儿子从溪口镇搭车至山脚,徒步攀爬了40分钟左右才到达村落。山路崎岖而陡峭,父子俩踏着石板小道慢慢前行,沿途层层叠叠的茶树和挺拔秀丽的青竹令人赏心悦目,陈胤端着相机一路狂拍,而儿子则在一旁给老爸背着摄影包当起了小助理。

木梨硔村村民不多,多为留守的老人、妇女和儿童。村民热情淳朴,水池边洗衣的妇女、大树底下乘风凉的大爷,见到陈胤的镜头,大多灿然一笑。村里古旧的一景一物、恬淡的一花一草,在摄影师的眼里,皆可入镜。

父子俩住进一户整洁干净的农家,当晚便和主人家一起摆起小桌子在院里吃饭,六菜一汤,取材新鲜,份大量多,父子俩走了不少山路,胃口大开。院门外紫红的晚霞映衬着山形树影,如画卷一般。陈胤职业病发作,放下饭碗,便背着相机去山里转悠去了。夜幕渐渐降临,月亮那柔美的清辉洒满整个村落,稀疏的星辰点缀着深蓝的夜空,仿佛“伸手可摘星辰”。村中屋舍灯火渐熄,山间雾气渐起,偶见几只萤火虫闪烁在草丛中。他调好焦距,按下快门,良辰美景,尽收一镜。

翌日四点,陈胤叫醒儿子继续创作。他们根据房东的指点,登上了对面山头的观景台,据说那是拍日出和木梨硔村全景的最佳位置。父子俩借着微光走了近20分钟山路,选好位置,架好机位,等待朝阳喷薄而出。

天色渐亮,青山峡谷间云雾渐起,村落随云卷云舒而时隐时现。云海融入湖蓝色的天空,整个木梨硔村宛若凌于云端的空中花园。东方出现几缕橘红色的朝霞,霞光似锦缎逐渐铺满半边天。又过了一会儿,朝阳终于在重峦叠嶂后的云层中崭露头角,从月牙到半圆,云雾的遮挡令太阳的颜色呈现出美妙而短暂的红黄相间。最终,太阳完全穿出云层,尽情散射着灿烂耀眼的光芒。日出每一个瞬间的表情,宏大而震撼,陈胤感觉自己是在记录一个新生命的诞生。

在观景台俯瞰木梨硔村,宛如水墨画卷铺陈于青山之间,屋舍层叠错落有致,青瓦白墙与绿竹青山交相辉映,静静诠释着徽派建筑的精致秀雅。

回来后,陈胤的儿子写了篇图文并茂的暑期游记放在朋友圈里,羡煞了一群小伙伴,纷纷问他追要路线图。看来,摄影师相中的地方,都会吸引来不少粉丝。

八月盛夏,正是看黄果树瀑布的绝佳时机,此时水量充足,“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吸引了不少游人。

拍完黄果树瀑布的雷霆万钧之势,摄影师蔡蔡约上闺蜜驱车至天星桥景区旁的另一个地方——滑石哨。蓊郁群山映衬中,碧绿百亩梯田上,一片石屋映入眼帘,艳阳映照下石瓦屋顶熠熠生辉,那里是全国第一个被保护的布依族村寨滑石哨。来这个地方,源于蔡蔡记牢了电影《致青春》里阮菀说的一句台词,“我的家乡就在黄果树后面的滑石哨”。

滑石哨,布依语意为“一块大的扁石板”,因寨子建在大小不等的扁石板上而得名。村寨坐北向南,依山傍水,清亮明澈的瀑布水流经寨脚。在四周山林的掩映下,村子十分幽静。村口屹立着巨大粗壮的一棵老榕树,树干需十余人才能围拢合抱。枝蔓虬杂,撑起一片绿色天空,斑驳的树影和盘曲的枝干间仿佛载着村落的千年历史,为一代代人送去无边清凉。蔡蔡和闺蜜在树下静静地坐了好半天,内心无比宁静而惬意。

进入村寨,路边一些身着布依族传统服饰的村民提着藤篮售卖手机包、布依族娃娃等手工布艺品,这令两个姑娘瞬间欢乐了起来,除了给自己添置些心爱的小物件,还给好友们捎上了一堆颇具民族风的小礼品。

村里的房屋院落更具民族风情,房屋全部由石头垒成,屋顶的石头一般是平整的大石板,铺成整齐的鳞状;墙壁由石块或石条垒砌,石缝对接严密却有自然的不规整感。贵州的镇宁、安顺等布依族地区盛产优质石料,布依族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用石料修造出一幢幢颇具民族特色的石板房。村民们的自家小院也都是由石头搭成,只围矮矮一圈,有的再随意架些树枝在上面。院落里有的有耕地,有的有自编的草鞋,有的有捕鱼的工具……民风村景宛若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寨子建在一片高地上,下方是一大片广阔的梯田,放眼远眺,梯田下的小河似一条白色的绸带飘落在一片碧绿之中。两人一边徐行一边实时播放眼前美景,引得朋友圈里点赞无数,蔡蔡说,秋天再去时,大概要组个闺蜜团了。

家住云南的职业摄影师李波自幼对桥情有独钟,他从大学起就开始利用假日出游,镜头对准的是那些造型各异、巧夺天工的桥梁。足迹除了遍布云南古桥故乡——云龙之外,浙江泰顺他也去过几次。泰顺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自古是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北宋末年,能工巧匠在深沟高涧之间兴建了许多座风格造型各异的廊桥。如今,这些在自然山水间静伫了近千年的廊桥,仍然绽放着那摄人的美丽。泰顺境内的廊桥几乎涵盖了木拱廊桥、石拱廊桥、木平廊桥、风雨桥、亭桥等各种类型。李波在不同的季节里到访泰顺,去探访藏在自然“深闺”中的秀美廊桥。

建于1674年的北涧桥位于泰顺泗溪镇下桥村,这座叠梁式木拱廊桥因桥跨北而上,故名曰“北涧桥”,拥有“中国最美廊桥”的熠熠光环。李波的主要目标就是给这座廊桥拍一套“写真照”。北涧桥桥长51余米、宽近6米、高11.22米,桥屋20间,桥柱84根,桥面地板全由一寸厚木板两层加固。桥的东首当地人称“桥头”,地势较高,有石阶16级;西首称“桥尾”,地势较低,石阶26级。横跨北溪之上的北涧桥桥屋灰瓦红身,矗立在桥头的两棵参天古树掩映着廊桥和民宅,桥下碧溪潺潺……青山、碧水、廊桥、古树,他立于桥下宽阔的溪滩上远远欣赏灰瓦红身的北涧桥,沉浸在一幅意境幽深的宋代古画中。

泰顺人习惯称廊桥为“蜈蚣桥”,目前仅明清时期的古廊桥便有30余座,除了北涧桥,还包括泗溪溪东桥、三魁薛宅桥、筱村文兴桥、洲岭三条桥等。泰顺的廊桥大多是与周边乡野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天然出尘,那诗意的场景令李波“拍你千遍也不厌倦”。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