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摄影师镜头下的北京夏夜_热点话题_资讯_全影网

图片 1

图片 2
2007年6月6日,夜里的朝阳路上,上百农民工在一个工地附近观看关于抗日战争的露天电影。(供图:Li
Jiangsong/Reuters/CFP)

夏夜里我去的地方不少,感觉最惬意的是紫禁城的午门周边。在早些年前,人人都能把车开到午门脚下的广场上。凹形的午门是一个风口,愉悦凉爽,似乎那一刻,这皇城根脚下的尘与土才真正为平常百姓所有。有个老大爷每天傍晚都会带着他的京巴来午门前睡一觉,小狗就像孩子一样舒坦地躺在他两腿间。我第一次拍他的时候,他还骄傲地介绍,他的京巴上过新加坡报纸。

图片 3

6月在纽约,我想在傍晚时到中央公园里约几个朋友喝点小酒,但印象中这在美国大部分地方是违法的,于是向纽约办公室的同事核实。同事说确实如此,但也有不少人悄悄地喝,不出事就好。“偷偷摸摸干非法的事儿”,这听起来太熟悉,也太不痛快了。想想北京的夜里随便在哪儿都能对瓶吹,也算是一种“自由”了。

图片 4

图片 5

北京,一年四季里,北京的夏季最让我充实,可能因为炎热,连外国元首们也暂缓来串门了,通讯社的日常工作因此少了很多。为了对得起薪水,我总要在晚上多拍些照片,确保每天把钟撞了,也因此更熟悉了北京的夏夜。

2014年6月29日,北京,大妈在街头持枪跳“打鬼子”广场舞,大叔扮鬼子不亦乐乎。(供图:Li
Jiangsong/Reuters/CFP)

要说经过我拍摄上报纸的,第一要数我家楼下烤串的小伙子。每当天色暗下来,他就拿着一把比济公的扇子还破的家伙呼扇忙活,烟雾缭绕之中,旁边树梢上一个由小灯泡扭出的“串”字隐约现出红光。这时候,吃吃烤串,喝喝啤酒,点个“花毛一体”,三五好友闲聊,才真正感觉身在北京夏夜。

图片 62009年9月17日,北京,一名男子骑车经过民族团结柱。民族团结柱是200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国庆的庆典背景之一。共56根,寓意着平等、团结、和谐的56个民族。

夏夜也不总是灯红酒绿声色犬马,我喜欢寻找些不同的故事,比如东直门附近晚上“打鬼子”的广场舞大妈、双井的励志街头歌手、CBD深夜劳作的工人、长城山沟里的音乐节……夏夜里永远有意想不到的精彩。我的外国同事们每次初来中国,除了那些可想而知的中国特色,最大的感慨就是,你们中国人啊,实在是太忙。的确,这里的人,欲望太多,抑或是压力太大,完全停不下来,就连夜晚也表现得格外丰富甚至聒噪。不过,对摄影师而言,这倒不失是一种幸运。

北京这个城市,让人爱也让人恨,想离开又常常走不开。但最终我还是选择留在这里,它在混乱无序中总显勃勃生机,就像夏夜街头遍地都是的那个“串”字,歪歪扭扭,但格外诱惑。

图片 7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