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进入火场消防员非公安消防编制 伤亡不明_热点话题_资讯_全影网

图片 1

昨日下午,天津滨海新区事故爆炸点现场仍不断有浓烟冒出,消防车向着火点喷射。新京报记者浦峰摄

截至14日,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共造成22名消防官兵牺牲。

伴随披露出的死亡人数尤其是年轻消防官兵的增加,人们开始疑惑:为何消防员伤亡如此严重?是否应该等Burn
Down后再派消防员进场?救火方式上,为什么开始会采用喷水的灭火方式?

在昨日18时召开的针对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的新闻发布会上,天津市公安消防局局长周天回应了“爆炸是否与救火措施不当有关”的问题。他强调,市消防总队在接警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侦查火情,而第二分队刚一赶到现场就遭遇爆炸,事发突然。“当时港口消防支队已经在开始灭火的处置中。”

1为何消防员伤亡重?

爆炸时,一批人正侦查一批人刚到

截至14日15时,已确认消防官兵21人牺牲。下午17时38分,又一位失联消防官兵遇难遗体被发现。针对消防官兵伤亡比较严重的情况,天津市公安消防局局长周天在发布会上说,爆炸发生时,第一批灭火力量正在全力配合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进行侦查检测,控制火势。后续增援力量刚刚到达现场,在此瞬间发生了爆炸。消防官兵正处于爆炸的核心区,短时间之内猝不及防。

中国安全健康协会防火防爆专业委员会委员金鑫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说,集装箱是相对比较封闭的体系,受到外面火场烘烤后,箱体里面可燃气体的量迅速增加,再遇到外面的火源就会发生爆炸。

天津大学化工学院教授卫宏远则认为,消防要有科学的评估、预案及科学防护,救援现场如果有爆炸的可能一定要撤人员。危险化学品的爆炸就像战场的炸药,靠水龙头是根本灭不掉的,许多化学品和水会有反应,易燃易爆。

2消防员应该何时进场?

救火流程不存在所谓唯一正确的做法

此次爆炸事故中,到底该不该派消防员进场?还是等着Burn
Down?北京市公安消防总队原负责人表示,采取何种策略要依据现场情况,并不存在所谓唯一正确的做法。对于作战官兵而言,到了现场只有坚守阵地,控制火势,为安全疏散周围居民群众赢得时间。

北京朝阳消防支队某特勤中队指导员也表示,按照目前的媒体报道,当时消防第一次接到的警是火警,那么理应进场灭火、快速处置。即便知道是个物流中心危化品的仓库,但由于爆炸点的危化品数量、内容、存储方式均不明,也必须进场侦查。更重要的是,爆炸点旁边就是居民区,且现场有人员被困,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消防员当时肯定是要进场的。

至于有传言称“规模化学品爆炸,国际通用的是Burn
Down原则,即划出隔离带,人员撤干净,里面烧完了炸完了再进去处理,因为化学品二次爆炸的几率非常高。”

据《南方日报》微信公众号报道,有人士到谷歌及消防行业最为权威的美国消防协会网站进行相关检索,并未检索到相关原则。实际上,在美国另外几起化学品爆炸案中,1956年美国得克萨斯麦基炼油厂起火、1975年墨西哥湾石油公司费城炼油厂起火等等,消防人员都是直接奋力灭火,并未等火势“Burn
Down”。

上述指导员表示,运用这种原则需要一些条件,譬如事发地几公里没有居住区,没有人员被困。此次事故危及周围群众生命安全,即便危险,也得进到现场处置。

3用水灭致火情升级?

一般情况接警后先对现场做出研判

“有电石你们还喷水,你们知道电石遇水是什么后果吗?”事故发生后,有人分析可能是仓库内的电石遇水爆炸,而将此次事故的责任归咎于消防救援中的喷水,认为是盲目喷水灭火导致事故扩大。

上述指导员介绍,一般情况下,接到火警后,消防员会对现场火情做出研判评估,根据具体起火物的性质、特点,拿出一套预案。但因为信息不对称,火场上经常会出现一些突发情况,需要现场做出紧急处置。

北京市公安消防总队原负责人表示,按照作业流程,消防干警到了现场后会先询问现场人员,比如仓库管理员,确定燃烧物质后制定作战方案,决定使用水、泡沫、沙土,像本次事发地点周边有一个存了大量新车的仓库,就要优先使用水,只是可能在灭的过程中有遇水爆炸的物质。

先入火场消防员非公安消防编制

为合同制队员;相关知情人士称,专业能力比正规消防力量差一些

新京报讯
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发生后,据天津市公安消防局局长周天介绍,当日22时50分接警后,最先到达现场的,是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

据财经网报道称,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编制并不属于中国消防系统,而是交通部公安局的派出机构,其组建的消防支队,也与公安消防并非一个系统,实际由国企天津港出资发放薪水。

新京报记者查阅发现,在今年第一期《水上消防》杂志中,刊登了一篇名为《港口消防安全的中流砥柱——记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建队40周年》的特稿。该文章介绍,1975年2月20日,根据交通部公安局关于在全国重要港口成立公安消防队的文件要求,天津港公安局成立了专职公安消防队。

财新网报道援引相关知情人士的话称,虽然港口公安局消防支队属于专职消防队,各地方消防总队也会派人过来进行业务指导和帮助训练和培训,但其总体素质和专业能力比正规消防力量要差一些。

文章也谈到了该支队在人员上的问题。文章称,1989年底,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企业用工制度也发生重大变化,大部分一线岗位员工为合同制职工,消防队员也不例外,队员全部为合同制消防队员。

文章披露,在执行任务中,防火监督检查和队伍管理由现职消防民警承担,灭火救援、抢险救灾战斗任务大部分由合同制队员承担。“合同制队员基本来自农村,年轻,思想单纯、社会经验少,大部分队员抱着出来玩玩、在城市开开眼界、两三年再另谋职业的想法。”

针对此种现实情况,文章称,从1989年用工改制以后,历届领导班子都把培养并留住合同制骨干力量作为队伍建设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现在全支队合同制消防队员骨干力量中,队龄最长达十几年,一般也有三五年。”

文章还称,该支队消防保卫辖区,为110km2陆域、200km2海域的港口区域。主要保卫对象港口装卸年吞吐量,从建队初3000余万吨发展到今天年吞吐量5.5亿吨、1400万标箱、上万种货物。文章称,“并有易燃易爆化学危险货类数千万吨”,“易爆化学危险物品、特资装卸运输作业消防监护工作”,是该支队日常6大重点工作之一。

■ 亲历

首批灭火消防员:施救15分钟后集装箱爆炸

天津市开发区特勤五队的消防员李路是首批到达现场的消防员,大爆炸发生前,他已经到达现场20分钟。他介绍,出警前,没有叮嘱灭火的注意事项,“一切都跟往常一样操作”。

到达现场

火势不小有刺鼻味道

天津市开发区特勤五队23岁的消防员李路讲述,当晚10时30分许,火灾发生。20分钟后,特勤五队接到通知出警,一共派出了4辆车,1辆战斗车,3辆保障车,车上约有20位消防员。

到现场后,出现在李路眼前的,是一大片比较空旷的集装箱,瑞海公司一个大概有十几米长的集装箱在往外喷火,“火势不小,还有一些刺鼻的味道。”

刚开始,他们以为是烟花烧起来了,在铁皮箱子里“噼里啪啦”地响,“看火就像看烟花一样。”

李路目测,自己距离起火点,应该是100米左右。现场已有2辆消防车在灭火,李路被分配给其中一辆消防车供水。

用水灭火

喷15分钟后突然爆炸

陆陆续续的,“大约总共来了有四五个中队吧,估计有30多辆消防车。”据李路观察,前方的战斗车应该是在用水灭火。因为其所在中队并没有派出运土的车辆,也没有接到要用土的命令。至少他看到的,别的中队也没有运土的车辆。

开发区支队三大街中队消防战士杨克凯也参与了首批救援。据长江新闻报道,杨克凯到达现场后看到,“好多个集装箱摞在一起,全部燃起了大火。”杨克凯说,他所在中队的30余名战友展开队形,手持水枪朝火苗喷射。

“火势一直未继续扩大,没想到,意外发生了。”杨克凯对长江新闻记者说,喷了大概15分钟后,集装箱突然“嘭”得一声爆炸。

爆炸前,因前方传来水不够的消息,李路寻找路边的消防栓为前方车辆取水。爆炸时,背对着火场的他感觉被一股气流狠狠推起来,又狠狠摔下。李路的头盔、眼镜、面罩都飞出去了,人也摔到了地上,他感到不断有东西砸到背上、有重物砸到脚上,“疼到爬不起来。”

后来,李路和战友爬到一个稍微安全点的地方。近半小时的等待后,后援部队到了,李路被送进天津泰达医院治疗。经诊断,他脸部轻微烧伤,右脚跟腱断裂,里面有爆炸留下的异物,已经手术完毕,现在处于恢复阶段。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